【汉服美文】《汉服》第五章 春熙路事件

发布时间:2013-10-10 15:44:57
作者:月曜辛

 春熙路事件,是指2010年重阳节,一位化名为孙婷的姑娘穿着汉服前往成都春熙路德克士就餐,却不料被反日队伍围堵在店中。队伍中有人认定孙婷姑娘所穿为和服,强逼姑娘脱下衣服并当众烧毁。这是汉服运动至今,除了老吧主的去世,令人最痛心的一件事。

 2012年,钓鱼岛争端的升温,造成国内反日情绪再度高涨。在那段时间,春熙路事件又被翻了出来,在各大论坛、微博上进行传播。这本是一件善意的事,旨在提醒今次中秋节着汉服上街的姑娘们多加小心,以及提醒不明真相的群众不要再把汉服当做和服了。但是在消息传播过程中,根据这样那样的定律,不可避免的走了一些样,有一晚,新浪微博上前后有好几拨人跑出来说这是造谣,并被大量转发。

 我与一些同袍得到消息,前往与他们理论,发现这些人的逻辑有好几种。一种是认为,只要是对爱国群体的整体形象造成抹黑的消息,一定都是哈日份子和日本人在黑,是造谣。持这个逻辑的,不惜扯上整个成都的汉服运动,口口声声说成都作为汉服运动很红火的地方,春熙路又是成都最热闹的,汉服活动在春熙路上公开举行过几次所以私下里肯定也举行过更多次,所以汉服运动在春熙路是很有地位的,所以春熙路上来往的人民,怎么可能发生把汉服错认为和服的事件,所以,这绝对是造谣。

 一种,一幅“我知道惊天大秘密”的神情,说春熙路事件是成都两大汉服商家恶性竞争,其中一家制造出这个噱头来炒作。还说:这是汉服吧已经定论了的,事发第三天调查结果就出来了云云。

 一种,只对其中一条原博最后所写“某某日本人见证了此事,认为这是他活了多少多少年见过的最不能理解的的事”一句调侃感到不舒服,认为这句话是造谣,但在转发过程中没有说清楚,或者故意不愿说清楚。

 一种比较乌龙,逮着“烧汉服的是爱国大学生”说是造谣,而单是这一句话确实是造谣。

 还有一种倒不是说造谣,而是更令人心寒的反应,认为姑娘所穿汉服为当代改良设计,所以被辱活该,烧了活该。

 与第一种人,首先,我只想说,哥们你太看得起我大四川了,成都汉服组织是在春熙路开了个大堂口还是咋的?怎么就让你认为全春熙路乃至全成都随便抓一个人都知道汉服了?如果汉服运动在成都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还不赶紧贡献手腕让大家去统一全国,赖在春熙路上就让你一个人知道多浪费?其次,我在此申明,既然我反对“汉服圈”这样的称呼,那么,对于“爱国贼”这样的称呼我也绝对琅琅上口不起来,谁提我跟谁急。因为我就是爱国份子,我知爱国不是一件轻浮的事,爱国的人在平时可以嬉笑怒骂,但在正经时候,绝对不会把枪口调转对准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同胞、同族。所以不是加入了爱国活动的都是爱国者,不是跟汉服沾边的都是同袍,本文第二章说了,关键在于有没有责任心。

 批判烧汉服的社会闲散人士,不是跟爱国过不去。汉服运动本身也是一个爱国活动,只是我们有我们的爱国式,保钓人士有保钓人士的爱国式,反美人士有反美人士的爱国式。大家各有各的爱国方法,惟在爱国两字上是相通、相惜的。08年,海内外齐护圣火,有很多同袍身着汉服参加。12年,护钓鱼岛,也有“汉服是中国的,钓鱼岛也是中国的”曝照活动。我们怎么可能只为了衣服,就看不见家国?我们是为了家国,才穿起这身衣服!

 而,那些烧了汉服的,那些砸汽车、打人的,他们与我们却不相通,他们要的只是一场发泄,只是一场浑水摸鱼。而这种人哪里都有,想要硬栽给中国文化制度问题教育问题,英国美国法国每年都会借着各种由头出现的烧车抢店的小孩在对你微笑着呢!他们这一类人就是街痞流氓,无需弄个什么新鲜词汇,别有用心的往上套。

 我近年来越来越有护犊子倾向,但对于一些算不得同袍的,我绝对不会护。那些算不得爱国者的,我也不会护。比如,某个古风圈爬墙过来的妹子,在就保钓活动中的烧车一事说出“中国几十年不遗余力的愚民政策成功了,终于中国人成了随便就能煽动的蠢货”这种话时,哪怕她贴个“同袍”标签当挡箭牌,哪怕她如今在汉服吧的后台硬得说不得,我也会见一次抽一次直到她心满意足的脱离中国和中国人这两个她见不得的存在为止。我的护犊之心很珍贵,一副中国人都低劣的汉奸公知嘴脸的,我不会说“你不配穿汉服”这种话,我管不了你的衣柜,但是,你不是我愿意不留余力的去维护的同袍,却是我的大实话。

 这种人汉服运动中还有不少,不缺,这涉及一个中二病分布广的问题,而不是汉服运动本身的问题。汉服运动从一开始就强调自信自立爱国爱族,但赖不住一些青少年和心理青少年以为这是一句笑话,觉得韩寒之流的话动听许多。他们要做穿汉服的韩寒、公知,不惜断章取义、造谣,撒泼打滚,也要把中国人和中国社会踩到底,然后意淫着自己可以在之后创造一个新体系出来,方能显自己爱国爱得别出心裁,与众不同,还能显得那么一点“痛其不争才说这些话”的小忧伤。这种听公知的话乖孩子,都说自己是没被洗脑的一方,是没被煽动的一方。只是吃了被门夹过的核桃。

 这些,我看得很清楚,但是很多人却没有看清楚这一点,片面的把这些哪里都有的脑残扩大给整个汉服运动背着,对汉服同袍产生了很大的偏见。然后为了这样的偏见,就硬要把那些在反日、保钓活动中捣乱的流氓份子划拉到爱国者一方入籍护起来,然后搞得爱国团队与汉服运动对立,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是不是该睁大眼睛看清楚?看清楚到底是谁在抹黑爱国群体,是谁要砍掉这个群体的亲亲嫡系?

 第二种人,那天晚上撞谁手里不好,偏偏往我手里撞,撞完我手里,又往成都汉服组织的当事人手里撞。第一,虽然我如今已不在百度汉服吧任职,但是在2010年发生的事,当由2010年时的汉服吧吧务组充当发言人,所以我有这个发言权。我在此申明,春熙路烧汉服一事,当晚吧务组就收到各方证据,并于两天之内陆续帖到了吧里,其综合公告贴便是《致在成都胁迫一女孩脱掉汉服肇事者的公开信》,汉服吧吧务组只承认此贴作为权威解释帖,以及黎冷事后发于汉服吧的报案公示贴,此外不予承认街头巷尾任何三无嚼舌根之言。

 及,成都汉服组织两位同袍证言:

 柳凝烟之暗黑蔷薇: 成都同袍表示,借给孙婷汉服的同袍叫燕小雪,本人私人群群友之一。事情出来后,是成都汉群黎冷陪着去报案的。欢迎对质!真是搞笑,请问成都汉服商家有哪些?能在春熙路遇见孙婷的商家是哪位?还望某些造谣的人给予明示!我很好奇,这脏水能泼给谁?

 黎冷:事件发生第二天,我就代表成都汉服雅聚群发公告表示愿为当事同袍提供协助支持,然后联系到当事同袍燕小雪,劝她们报案,并陪同她们前往春熙路派出所报案,到派出所就被告知,煽动并带头焚烧汉服的人已被抓捕,并准备提起公诉,我也看到了该人的口供笔录,确实不是学生,是一个社会地痞。

 黎冷:作为陪同处理此事的人,我在此表示承担我发言全部内容的真实性责任。若有疑虑也可以直接致电成都春熙路派出所询问。此事我也在网上发了处理结果公告的。我很奇怪怎么你居然可以完全不了解真相的情况下而信口雌黄散布这样的谣言,不知用心何在呢?

 第三种人……那天晚上气得很,因为有一些人,身为辟谣党却因为对汉服的小芥蒂而不愿帮汉服辟谣反成为了传谣的一员。虽然有其他辟谣党肯帮我们说话,但个别人的表现还是让我很失望,很生气的跟他们对掐了一场。虽然之后也让他们承认这是谣言并重新发博澄清了。只是这一来二去的,气得快也消得快,没来得及跟他们解释这之中一个误会。这个误会就是,确实有人多事的把春熙路事件翻译成日语发到了2CH,引起了日本人评论和回复,然后又翻译转发回国内,所以日本人评论此事如何如何倒是没错的。

 一些人认为这是“曲线救国”的方法,让日本人的舆论为中国人施压,让中国人借此得以审视自己对汉服的态度。出发点固然是好的,但就我个人来说,很不喜欢这样做。在我心里,这是我中华家的家务事,与一干外人无关,关起门来要掐要打是我自家的事,你外人敢叽歪首先掐的是你这个外人。以及,我很反感一些人因为日本保留了(变异型的)汉文化就对日本有好感,干啥都想要先去探一下日本人的看法,有意无意把日本看成了现任“中华文化圈”宗主。

 在此很不幸的,我要击碎一些人的玻璃心。日本自己对于推广传统文化都举步维艰,在旅游宣传层面上看着热闹,实际上女仆装、洛丽塔装的受众远远高于和服。日本有个“和服推广会”,为财团出资控制,但也因此基本是在贵族圈里互相推广,也只有他们买得起最高级的和服天天标榜身份。什么“日本人每家都有一套和服”完全是三无谣言,大多数民众也就在儿童节、成人礼、婚礼、夏天穿过,还是租的,最便宜的浴衣低档百货店里就能买到,妥妥的“窗帘布”质量。而杂志调查中,向往洁白婚纱的一直远远高于向往传统婚礼的,满大街时装店鲜有和服店,西式装修也比和式装修受欢迎得多。圣诞节、情人节的重要程度也远远高于传统节日,且这些传统节日大多被挪到了阳历,也没听说“重视传统”的日本人民要求换回来。什么日本人崇拜大唐那更是老黄历的事了,现在欧美才是日本人的真爱,绷了层传统日本的皮,不是为了自我的修身养性,而是为了打扮光鲜取悦游客。有人说的好,越缺什么影视文艺作品里越表现什么,所以等会儿如果你要反驳我,麻烦上社会实践考察来的数据,而不是抬出电影小说动漫日本三日游游记。

 又如,所谓的“日本人的素质”,那也跟“传统文化没断代”无关,真没断代他们的传统文化中国一方历代只有两个字评价——倭寇。请看清楚以下:1964年东京奥运会,日本政府三令五申地对国民提出各类礼仪、行为规范要求,天天讲天天说该罚罚该夸夸,这才能以奥运会每日结束后现场无垃圾为豪。如果日本人一直很有素质,日本政府干啥还要在奥运会搞这种打脸规定和强制性的推广?但是,就算如此教育了半个世纪,“听说”、“据说”日本人素质高啊好高啊非常高,一个赏樱会满公园的垃圾立即暴露,一个地震中国人买光了超市然后都往灾区跑日本人买光了超市然后都往安全地方逃,这些网络上都可以搜到。正规新闻,比“听说”“据说”“我去日本旅游了一次”之类的小清新文字可靠得多。

 日本不是桃花源,韩国也不是,就算他们是,中国也没必要就觉得矮了一等。春秋时礼失求诸野,那是因为商周时的生活、生产条件,文字、人才得不到很好的保存。而如今全国各地那么多图书馆,那么多老人、老匠人,想钻故纸堆任钻,想田野考察任考。且一些自古以来与汉族生活在一起的少数民族,在位置和血缘上也比日本人近得多。他们信三教,供奉天地君亲师,他们的服饰不少保留着跟汉服相似的裁剪、层次,惟偏好色、刺绣和装饰不同。田野报告中,有个偏远寨子的瑶族男子,甚至至今还束发。我真好奇一些人的思想,放着表兄表妹不管甚至瞧不起,一点小摩擦也能记恨许久,而五服之外杀过自己全家的远亲却觉得可亲得多,巴不得对方说什么都信。理解不能啊。

 第四种人,最初事发时,由于信息的不明确和混乱,七嘴八舌中有人说那些烧汉服的社会流氓是大学生。但很快就由公安部门澄清了。如果还有人传这个谣,直接拿黎冷的证词驳回去便是。

 第五种人,衣奴也。

 而这件事后来有两个搞笑的番外,一是,一个妹子在某一天于新浪微博上突然跳出来说“七年前一场大规模反日散步,穿着汉服的女孩被扒”,我当即指出错误,说春熙路事件是在两年前。妹子却说“唉,叹,我说的不是两年前”,又说是她朋友在七年前亲眼所见。我告诉她,05年汉服运动才刚兴起,全国同袍都互相认识,如果出了这么大的事不可能没有一点风声,早闹开了。然后她纠结在“不准说我朋友说谎”,我纠结在“请不要拿这种严肃的问题造谣”,各说各的,谁也说服不了谁,直到最后有人看不下去了去爱国群、论坛问了一圈,从第三方口中证实了05年的反日散步绝对无此事,且05年时少有街痞流氓混入爱国群体中,稍有过激行为的都很快就会被劝阻,她才删博。

 后来COS圈又出一群人,“听说”、“据说”他们的哪个哪个朋友在COS《仙剑奇侠传三》的龙葵时,也被反日人士扒衣,甚至在消息传播至百度时,有人移花接木改动几个词,说此衣是汉服,引发爆点。原本我就觉得此事时间人物地点混乱,好几个版本,很有谣言贴的范儿,后来汉服无辜躺枪,于情于理只得更深入研究一下。然后发现已有COS圈的人从全面的角度指出了这篇“新闻”的各种不实之处,我又让人去问了这么一句“既然说扒衣者已被抓,那么请问案底呢?”。然后力争这是真事以及是当事人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一个妹子回答:“这种东西当然只能给当事人。”我告诉他们外人可以查询,只是不会透露当事人的私人信息,然后他们说好吧,去问一下,然后再也没然后,至今无消息。也没再听说任何相关消息。

 还有一个COSER被砍的谣言,倒是几个小时后就被扒出来是借了斗殴新闻的图,胡编乱造了几句话造谣。

 我写这两个番外,是想说明,我很反感“为了汉服好才造谣”的托词。06年时,也有一个关于“汉服将被韩国申遗”的谣言满天飞,到现在还在飞,但这件事,从一出来时我就四处求证并且辟过谣,后来溪山吧主也发过正式通告,说不需要用谣言来帮衬汉服,我也是这样想的。你觉得是为了汉服好,但是反对汉服的人看到的却是“汉服运动为了宣传汉服不惜造谣”,多好的反汉服素材。所以,这些造谣行为真是说是高端黑也不为过。特别是后来一而再再而三的扯上反日群体,抹黑爱国活动,真乃一箭双雕的妙计。

 你真喜欢一个东西,那就要让人看见你的道理和诚意,而不是看见你的慌张谎言和漏洞百出。信息时代,很容易就可以从各种渠道得到各类信息,于是很多人不愿意自己动手去查动脑去想,又有一种“大家都在传肯定是真的”的奇怪错觉,于是轻易就能被忽悠。但是被忽悠不等于就是笨蛋,当人们醒悟被欺骗,恶果显然。

 我也再次申明,哪怕以上谣言都是真的,就我个人来说,谁也别想把我从“爱国份子”这个标签中撬出去,让我以汉服同袍的身份跟那一边的组织对立。流氓是流氓,爱国者是爱国者,我还没有老眼昏花到分不清楚。并且,我也看日漫,听日本歌曲,但是我不会为了这点小爱好就把自己的立场出卖给日本,说不好听点,我很清楚我是日本那些产业的消费者,我才是来消遣的大爷,而不是反过来。所以,因为喜欢日式二次元,或者倾慕被核辐射了的“唐风”就拎不清的以抹黑中国爱国者的方式来向日本示好,呵呵。

 

快速分享: